偏执性精神病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我想认真地讨论一下ldquo精神病人 [复制链接]

1#

看了几天关于“国航监督员牛某”与“编剧李某”之间发生的争执,我实在忍不住有话想讲。

太长不看版:

航空公司应当有一个有效的黑名单系统和对违规行为的惩罚措施。

明知患有躁郁症,家属理应负起监护责任。

鉴于1和2的原因,无论是国航,还是患者家属,都理应赔偿当事乘客的损失。

对牛某本人我是持有同情态度的。

地勤、空乘、警察的处理方式我认为没毛病。

事件始末:在国航航班上,有乘客在飞机滑行期间使用手机,经过牛某和空乘人员的制止后,该乘客关机。但此后牛某仍情绪激动,与包括李某在内的多名乘客发生冲突,并自称为“国航监督员”,在飞机降落阶段打电话报警。降落后,当事乘客、牛某及机组人员被机场公安带回调查,滞留7小时(也有说滞留5小时)。事后证实牛某患有精神疾病,且身份为国航前空乘人员,并非“监督员”,已因病休养多年,此前有过大闹海陆空各类交通工具的前科。

现在舆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牛某,并怀疑牛某有“后台”。

但我想从心理学相关的角度

分享一下我的观点:

从目前透露的消息来看,这位牛女士是“双相情感障碍”(即躁郁症)患者。根据临床心理学定义,这是一种心境障碍,属于精神疾病的范畴(有人质疑躁郁症不属于精神疾病,特在此强调:这确实是精神疾病)。患者有时躁狂发作,有时抑郁发作,有时混合发作。这类疾病往往起病急,病程短,反复频繁发作。其不同于抑郁(单相情感障碍)的症状,特征包括情绪的不稳定性、易激惹等。

躁狂发作的常见特征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点:

1、心境高涨、自我感觉良好,整天得意洋洋,情绪变幻莫测。部分患者易怒、易激惹、敌意强,甚至可出现破坏及攻击行为;

2、有妄想倾向,言辞夸大。常妄想自己出身名门、权位显赫、腰缠万贯、才华横溢、手眼通天、神通广大;

3、言语增多,即使声音嘶哑也要讲个不停,但讲话内容往往不切实际;

4、目空一切、爱管闲事、不计后果、专横跋扈、好为人师、颐指气使;

5、出现意识障碍,有错觉、幻觉及思维不连贯等症状,多数患者丧失自知力;

6、部分患者有时达不到影响社会功能的程度,平常不发作的时候,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一般人常不易觉察。

我开始看微博里的口诛笔伐,也以为是“官僚欺压百姓”的大新闻。

但看到李某陈述的整个事件的详细经过及视频后,我就可以大概了解到实际情况了——我认为牛某当时确实像是躁狂发作。

参照我上述的几点症状,大家就大概可以得知,某些精神病患者确实就是具有思潮汹涌、思维奔逸、妄想、缺乏自知力等症状,确实就是“思维广”,而非明知自己有错,还要仗着“特权”去故意诬陷好人。

牛女士在视频中自称“国航监督员”(一个被官方证实并不存在的职位),嘶哑着嗓子慷慨陈词、信口开河、逮谁怼谁、觉得谁都要害她,非常符合躁狂发作的症状。(我不太明白为何国航方请求李某不要发布视频,明明视频可以证明空乘人员的处理方式确实没有不当,也可以证明牛某确实有躁郁症之嫌)

随着事件的发酵,随之而来的争议中有两点我觉得有必要讨论一下:

一、为什么机组人员和警方任由精神病人这样胡闹?

“地勤人员为什么允许牛女士这样的人坐飞机?难道不知道她是精神病人吗?为什么任由一个精神病人报警,就能把无辜乘客滞留7小时?为什么牛某没有被追责?”

首先,无论是地勤、空乘还是警察,在患者未发作期间,确实很难判断出当事人是否患有精神疾病;甚至在发病期间,很多躁郁症患者均表现出口齿伶俐、条理清晰、义正词严的状态,如非心理学、精神科的专业人士,很难判断其精神状况,很多人往往只以为是遇到个暴脾气的。

因为没有上帝视角,不能预先得知牛某有精神障碍,所以地勤按照正常流程让她登机,而空乘也是按照正常投诉流程去处理,警察也是按照正常报警流程去出警,没毛病。(有人质疑国航“明知”牛某有精神疾病,但是一个企业这么大,具体到某个地勤、空乘人员,真的未必知道牛某的情况。)

至于牛某没有被追责,还是因为她是精神病患者啊……很多人表示,“你要我包容、原谅精神病人,这属于道德绑架”。没错,我同意。普通人确实有权选择不原谅、不包容,但是从法律法规上来讲,你确实也是无法对精神病人进行相应追责。因为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牛某的这个责任已经被转嫁到她的监护人身上了,应该被追责、被谴责的是她的监护人。

所以,我认为国航说一句“希望大家包容”,希望事情就到此为止,就有点偷换概念了,这个事件中并不是没有责任方的,“包容病人”不代表包容所有的责任人,这件事情中的责任方不应当跟着一起被“包容”掉。

其次,“为什么让精神病人登机”这个问题的背后,其实透露出的也是一种刻板印象和歧视(或者也可以被称为污名化,stigma)。因为有些精神病人经过治疗后,确实可以基本恢复正常状态。例如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如果在家人的监护下坚持服药,是可以保持较好的工作状态和生活质量的。

从一项世界21个国家关于精神疾病污名化的调查中,我们就可以看出,中国人对于精神疾病患者的污名化还是蛮严重的(如下图)。但这个污名化,责任也不全在普通民众,而是相关的制度没有跟上来,导致精神病患者出行难、雇佣难,融入社会往往以失败告终,甚至侵害公众利益,因而更加深了公众的刻板印象。

“为什么让精神病人登机”“精神病就该在精神病院老实待着”,这些质疑都是不允许精神病人接触社会、禁止其进行社会化活动,这就是一种对精神病人的刻板印象和歧视;而现在谴责和质疑都集中在牛某身上,更是炮火用错了方向。

须知精神病人参与社会活动的问题并不是无解,而是没有被处理好,相关制度原本理应在保障普通人的权益不受损害的情况下,更多地照顾到精神病患者、帮助患者融入社会。

比如,关于精神病人能否乘机这个问题,世卫组织的建议是:“在采取了适当预防措施的前提下,绝大多数状态稳定且有专业人士监护的精神病人都能乘飞机。”

还有一些国家的航空公司规定,精神病人应该在有亲属陪同的情况下乘机。

但我国只说明了航空公司“有权拒绝承运精神病患者”,但是却没有给出明确的指导意见,加上很多时候患者难以被辨别出来,因此航空公司在实际操作中随意性比较大(所以才会出现对待王姬的儿子和对待牛某双标的情况)。

国航在这件事情中,是有处理不当之处的,但并不是舆论中所谴责的“为何允许精神病人登机,空乘为何协助精神病拦住乘客、为何警察要听精神病话扣留乘客”——地勤允许登机、空乘接受投诉、警察带走调查,从法律和规定上来讲,这些处理方式都是没有错的。

那错在哪里呢?

错误有二:

1、有网友指出,年,演员王姬患有自闭症的儿子,虽有亲属陪同,但因在飞机上吵闹而被逐下飞机。对比牛某事件,国航双重标准、亲疏有别,易犯众怒。(当然也有一个原因就是自闭症患儿发病的症状,比躁郁症症状更容易分辨)。

2、我们的整个公共交通都缺乏一个行之有效的全国联网黑名单系统。虽然在牛某精神状态正常时,航空公司难以做出判断。但鉴于牛某已经有过多次扰乱公共秩序的前科,航空公司确实应该有一个黑名单系统来预防此类事件发生(而且不光是针对有攻击行为的精神病患者,在飞机上抽烟、打电话、辱骂殴打空乘的,在高铁上霸座的,都应该有相应惩罚措施)。

二、牛某为什么会“间歇性”发病?

有部分网友质疑:“间歇性精神病的意思就是,我说你发病你就发病,我说你没发病你就是没发病。”这个质疑也是对间歇性精神病的极大误解。

国航的答复中有一句话,说“因为旅客先有违规行为,才刺激牛某精神病急性发作”。这句话虽然看上去很像是国航在甩锅,但还真不是。

双相情感障碍发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生物因素(例如遗传)、心理因素(如某些人格特点)与社会环境因素(包括某些应激事件)。牛某这次发病的应激源,很明显就是乘客违规在先——在滑行阶段打电话,但这个重要因素却被李某一笔带过了。

李某说,“这种事情,经常坐飞机的朋友就知道,其实很常见,对吧?不存在危害航空安全,对吧?飞机距缓慢滑行到跑到还远着呢,就算滑到了跑道之后往往半小时都不能起飞。”

这句话我就非常不赞同了,不能因为常见,违规行为就可以被坐视不理。是否危害航空安全,也不是乘客说了算的,规定在飞机滑行阶段不让打电话,就是不能打。就好像你不能说“老司机都知道,卡车离人还远着呢,所以闯红灯没事儿,对吧”。

联想到我自己坐飞机的经历(相信很多人可能会有此经历):客舱广播再三要求旅客关手机或是调至飞行模式了,但还是有人在打电话。甚至我碰到过空姐已经站在身边要求乘客关机,她却还是光明正大地跟人打完电话,还飞来一个“小题大做”的眼神。我太太还遇到过在飞行途中抽烟的乘客,空姐前来制止他,他还出言辱骂。

这些行为在一些规定严格的地方,涉事乘客早就被荷枪实弹的警察拷走了(参考年中国夫妇辱骂美联航空姐,被持枪警察拷走的案例)。但在咱这儿,经常是令不行,禁不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空乘人员和其他乘客也只好自认倒霉罢了。说到底,还是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太弱、黑名单制度不完善。

在飞机上打电话、抽烟、骂空乘……这类事情在很多人看来,也许是眼不见为净就好了。遇到我这种较真的呢,可能也只是叫来空乘来请您关机。但是对于一个有精神问题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威胁生命的危险信号,极易触发恐惧、焦虑等情绪,引爆她脑中的炸弹,于是急性发病,有了后来的种种行为也不足为奇了。所以,说乘客违规行为触发她精神疾病急性发作,一点都没说错。

说了这么多,总结一下:

航空公司应当有一个行之有效的黑名单系统和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制度。不论是在滑行阶段打电话的乘客,还是有过攻击行为前科的精神病患者,还有其他种种违规的、危害航空安全的,都应该对其有相应的约束措施。

明知患有躁郁症,家属理应负起监护责任。无论是监督按时服药、治疗,还是陪同乘机(飞行确实更容易触发患者焦虑情绪)。

鉴于1和2的原因,无论是国航,还是患者家属,都理应赔偿当事乘客的损失(甚至一开始违规打电话的那位乘客也有责任,其余3名乘客是被无辜牵连的)。

对牛某本人我是持有同情态度的。

地勤、空乘、警察的处理方式我认为没毛病。

对于牛某有“后台”、是“皇亲国戚”的猜测,个人认为可能性不大,这点可以下次写一篇有关阴谋论的文来讨论一下。

精神病人大闹机场这种事情是不可料、不可控的,但是患者的监护人、航空公司的应对方式却应当有章可循。另外,“在飞机滑行阶段打电话”这种明显的违规行为,已经发展到了正常人不爱管、也管不了,只有精神病人才会钻进牛角尖,坚持管到底的地步,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鹿昕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